以案说法

“中国喷泉著作权纠纷第一案”法院、学者和律师观点统一分析

字号+ 整理:屈新峰律师 理念: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2018-11-28 10:27 我要评论( )

中科水景公司认为杭州夜游景点西湖音乐喷泉,涉嫌剽窃了青岛世园会音乐喷泉的喷射效果,故而将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湖滨管理处(下称西湖管理处)告上法庭。法院一审判决西湖管理处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西湖管理处不服,提出上诉,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案

中科水景公司认为杭州夜游景点西湖音乐喷泉,涉嫌剽窃了青岛世园会音乐喷泉的喷射效果,故而将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湖滨管理处(下称西湖管理处)告上法庭。法院一审判决西湖管理处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西湖管理处不服,提出上诉,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案被知识产权律师界称为“中国喷泉著作权纠纷第一案”。

一、审判法院观点

1、关于涉案请求保护的权利载体的确定

明确请求保护的权利载体是进行认定的前提。对于“乐曲的喷泉编辑”的内涵,喷泉水景委员会解释其又称音乐喷泉编曲、音乐水舞编排等,是指设计师根据乐曲的节奏、旋律、内涵、情感等要素,对音乐喷泉各种类型的喷头、灯光等装置进行编排,实现设计师所构思的各种喷泉的动态造型、灯光颜色变化等效果的过程。可见,所谓的“乐曲的喷泉编辑”与音乐喷泉喷射时伴随乐曲律动而呈现出的集音乐、灯光、色彩、水舞动作为一体的具有美感的表现效果是同一所指。虽然的音乐作品是经过授权使用,并不在请求保护的范围。但是,伴随音乐的节奏、曲调、力度、速度等要素及其变化而呈现出的与乐曲相呼应的灯光、色彩、气爆、水膜等多样动态造型的变换却在保护的范围之内。因此,涉案请求保护的权利载体可以称之为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

2、关于本案能否适用《著作权法》第三条第(九)项规定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

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作品,包括以下列形式创作的文学、艺术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工程技术等作品:(一)文字作品;(二)口述作品;(三)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作品;(四)美术、建筑作品;(五)摄影作品;(六)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七)工程设计图、产品设计图、地图、示意图等图形作品和模型作品;(八)计算机软件;(九)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该条是关于法定作品类型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简称《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该条关于作品概念的规定确立了作品的一般构成要件。虽然《实施条例》晚于《著作权法》制定并实施,但是,有关作品构成要件及典型作品类型的内容早在《著作权法》颁布之前就记载在教科书和国际公约中。所以,对于常见客体而言,在认定其是否构成作品的同时就可明确其法定作品类型的归属,也就是说,将某一客体归入法定作品类型的同时即可结合该类作品的特点确定其是否符合作品的一般构成要件。因此,在审判实务中,判断某一客体是否构成作品与判断其法定作品类型是同时进行的。由于《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的法定作品类型是根据典型类型作品的表现形式所进行的归纳和列举。所以,认定是否构成作品与判断作品类型的思维路径一致性在审判中被自觉地运用,从未作为一个问题被提起。例如,认定一张照片是否构成作品一般结合“摄影作品”的特点进行作品构成要件的判断。但是,伴随着科技的发展,在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出现了一些并非是法律规定的典型类型作品的客体,但又是富有美感的、能被人们所感知的独创性表达,由此引起了作品认定与法定作品类型判断之间的顺序关系的讨论,即,究竟是先进行作品一般构成要件的认定还是先进行法定作品类型的判断,构成作品是否以归入法定作品类型为前提等等。究其根源,问题的解决在于对《著作权法》第三条以及《实施条例》第二条的理解和解释。

对于《著作权法》第三条的理解可以溯及《伯尔尼保护文学艺术作品公约》和《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1971年巴黎文本)指南》

我国《著作权法》在确定著作权保护客体的具体内容时,借鉴了《伯尔尼公约》的有关规定。《著作权法》第三条首先列举八种典型的作品类型,并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兜底而为新类型作品预留了空间。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释义》(简称《著作权法释义》)针对“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解释时称:“这是指除了上述八项著作权的客体外,由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著作权的其他客体。为什么要规定这一项?一是随着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有可能出现新的思想表达形式,如计算机软件是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出现的,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将其列入著作权客体,今后还有可能出现新的思想表达形式,需要列入著作权客体给予保护。二是有可能将现在尚未作为一著作权客体的列入著作权客体,如有些国家将原来不属于著作权客体的录音制品,后来作为著作权客体给予保护。需要指出的是,能否作为著作权法所称的其他作品,必须由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能由其他规范性文件规定,以保证法制的统一。”由此可见,我国《著作权法》在制定时,为当时尚未列入但以后可能列入法定类型的作品预留了空间。但由于这种“其他作品”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所设定条件的限制,特别是《著作权法释义》明确强调了必须由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这意味着在立法之初就明确限制了司法对该条款进行扩大解释适用。所以,在目前尚无法律、行政法规明确增加了其他具体作品类型的情况下,在司法裁判中适用该条款是立法明确排除的。

3、关于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是否构成作品的认定

在兜底条款的适用存在障碍的情况下,判断不属于典型类型作品的客体是否构成作品时,法官应当遵循法律解释的逻辑进行法律的解释,作为法律适用的前提。针对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是否构成作品、属于何种法定作品类型,本院具体分析如下:

首先,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是设计师借助声光电等科技因素精心设计的成果,展现出一种艺术上的美感,属于“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的智力成果”范畴;设计师通过对喷泉水型、灯光及色彩的变化与音乐情感结合的独特取舍、选择、安排,在音乐高亢时呈现出艳丽的色彩与高喷的水柱,在音乐舒缓时呈现出柔和的光点与缓和的摆动,柔美与高亢交相呼应,使观赏者能够感受到完全不同于简单的喷泉喷射效果的表达,具有显著的独创性;通过水型、照明、激光、投影、音响、监控等相应喷泉设备和控制系统的施工布局及点位关联,由设计师在音乐喷泉控制系统上编程制作并在相应软件操控下可实现同样喷射效果的完全再现,满足作品的“可复制性”要求。因此,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符合《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的作品的一般构成要件,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的范畴。

其次,由于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是动态的,其可能与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相关。但是,《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十一)项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是指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虽然表现为连续活动的画面,但此种画面不符合“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的摄制手段和固定方式。鉴于“摄制在一定介质上”是《实施条例》明确限定的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构成要件,在非必要情况下,司法保持谦恭而不进行突破扩张也是法律解释应当遵循的规则。

由于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需要借助计算机软件的编辑,可能会与计算机软件这一作品类型相关。但是,根据《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二条的规定,计算机软件是指计算机程序及其有关文档。而在实现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时,编辑环节涉及的计算机软件作为一个工具软件,与本案无关。但借助工具软件形成的计算机程序是与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密切相关的,但是,该程序与水型、照明、激光、投影、音响、监控等相应喷泉设备和控制系统的配合所实现的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反复呈现,既非计算机程序本身亦非有关文档。至于借助工具软件形成的程序是否构成一个独立于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之外的作品,不在本案审理范围之内。

4、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具有属于美术作品的解释余地

《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八)项规定:“美术作品,是指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具有属于美术作品的解释余地。

从文义解释的角度看,《实施条例》有关“美术作品”的规定虽然由绘画、书法、雕塑列示其保护范畴,但“等”字意味着其并非是封闭的。根据“美术作品”的含义解析其构成要件,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美术作品是“造型艺术作品”,通过造型来进行思想的表达;

第二,美术作品的构成要素可以是线条、色彩这些典型要素,但不排除其他方式;

第三,美术作品具有审美意义,是一种具有美感的艺术性表达;

第四,美术作品既可以是平面的呈现,也并不排除立体的形式。

由此可见,《实施条例》有关“美术作品”的规定并未限制其表现形态和存续时间。虽然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典型美术作品如绘画、书法、雕塑一般都是静态的、持久固定的表达。但是,法律规定的要件中并未有意排除动态的、存续时间较短的造型表达。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虽然不像传统的绘画、书法或者雕塑一样呈现静态的造型,其所展现的水型三维立体形态及投射在水柱上的灯光色彩变化等效果也并非持久地固定在喷泉水流上。但是,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是一种由优美的音乐、绚烂的灯光、瑰丽的色彩、美艳的水型等包含线条、色彩在内的多种要素共同构成的动态立体造型表达,这种美轮美奂的喷射效果呈现显然具有审美意义。在动静形态、存续时间长短均不是美术作品构成要件有意排除范围的情况下,认定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属于美术作品的保护范畴,并不违反法律解释的规则。

从法律解释的价值追求而言,进行法律解释时应当顺应《著作权法》的立法目的。在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美的表达和呈现方式更是殊态异姿、各极其妍,甚至完全超乎以往形成的固有思维认知和概念体系。如果机械地拘泥于法律条文和惯常认知,不仅会囿于法律局限固步自封,而与立法原意相背离,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这样集声、光、色、形俱美的艺术造型表达,用袅袅动听的音乐寄托美、用婀娜多姿的水舞展现美、用绚丽斑斓的灯光衬托美、用灿烂缤纷的色彩描绘美,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将音乐的情感、灯光色彩的绮丽与水型的变换交织在一起,造就了美轮美奂的动态艺术造型表达。

5、关于中科恒业公司、西湖管理处是否侵犯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以及责任承担的认定

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证明中科恒业公司在西湖音乐喷泉试喷实现了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并将其视频上传到了其优酷自频道中西湖管理处对中科恒业公司在西湖音乐喷泉进行试喷的行为是应当知晓并认可的。而这种试喷行为,无论是向媒体展示,还是拍成视频上传网络供观看,即使是在西湖音乐喷泉提升改造的围挡施工和调试时期,也不能否定其公开使用性。

确定被控侵权的优酷视频所示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是否构成了对涉案作品的剽窃,需要对优酷视频与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天水喷泉的视频展现的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进行判断。当二者构成实质性相似时,如果在后优酷视频所示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的编创者具有接触涉案作品的可能性,则推定排除优酷视频所示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为其独立创作的可能,即可认定构成剽窃行为。通过对比两视频可以发现,配合《倾国倾城》《风居住的街道》音乐的节奏、曲调、力度、速度等要素及其变化,两视频中的音乐喷泉在灯光色彩、变化及跑动路径,气爆阵型、喷射时间及跑动路径,水膜阵型及运动路径,一维、二维造型、摆动及渐落方式等融合音乐、灯光、色彩、水舞动作等方面的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已经构成了实质性相似。在此情形下,由于中科恒业公司与中科水景公司又同时参与西湖管理处主持的西湖三公园音乐喷泉提升改善项目的竞标工作并由中科恒业公司中标,中科恒业公司和西湖管理处均有接触涉案作品的合理可能性。而且,西湖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亦承认在西湖音乐喷泉改造前曾对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天水喷泉进行过考察,存在带着摄像机去拍、回来比对分析的行为。加之从中科水景公司与西湖管理处工作人员的微信和邮件内容来看,西湖管理处确实获得了中科水景公司的一些音乐喷泉相关资料。据此,可以排除公证的优酷视频所示的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为中科恒业公司或西湖管理处独立创作完成的可能性。并且,在上述专题采访中,西湖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对记者有关两地音乐喷泉就《倾国倾城》《风居住的街道》两首音乐喷泉曲目在呈现方式、喷泉编排效果等方面相似的提问时认为“仔细去看会有不同”“只是借鉴,没有抄袭”。因此,正如一审判决所述,西湖管理处实际上承认了在西湖音乐喷泉喷放了涉案作品的事实。故依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公证的优酷视频所示的在西湖音乐喷泉喷放的《倾国倾城》《风居住的街道》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即为涉案作品。中科恒业公司和西湖管理处未经中科水景公司许可在西湖音乐喷泉喷放涉案作品且未署名著作权人为中科水景公司,已经构成了《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第(五)项规定的剽窃行为。

西湖管理处通过喷放涉案作品的行为吸引潜在消费者、带动西湖旅游业发展、增加西湖管理处的相关利益,并不符合“免费表演”的要件。另外,与本案相关的还可能涉及《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十)项“对设置或者陈列在室外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进行临摹、绘画、摄影、录像”而构成合理使用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十)项规定的室外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是指设置或者陈列在室外社会公众活动处所的雕塑、绘画、书法等艺术作品。对前款规定艺术作品的临摹、绘画、摄影、录像人,可以对其成果以合理的方式和范围再行使用,不构成侵权。”而对于上述“以合理的方式和范围”,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山东天笠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与青岛海信通信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纠纷一案的请示报告》的复函中作出了明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针对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十)项的规定作了司法解释,即对设置或者陈列在室外社会公众活动处所的雕塑、绘画、书法等艺术作品的临摹、绘画、摄影、录像人,可以对其成果以合理的方式和范围再行使用,不构成侵权。在此,对于‘合理的方式和范围’,应包括以营利为目的的‘再行使用’,这是制定该司法解释的本意。中科恒业公司、西湖管理处所实施的行为是在西湖建设相关设施、配置相应软件后再现了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而不是《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十)项所规定的对室外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进行临摹、绘画、摄影、录像或对其成果以合理的方式和范围再行使用。故中科恒业公司、西湖管理处的行为并非是合理使用的范畴。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简称《侵权责任法》)第八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构成该条所述的共同侵权行为,需要满足主体的复数性、共同实施侵权行为、侵权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受害人具有损害等要件。

一审判决对赔偿数额进行酌定并判决中科恒业公司、西湖管理处承担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9万元、公开致歉的民事责任,二审予以维持。

二、专家观点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袁博

“音乐喷泉”是一种融合了听觉和视觉审美效果的表达,是一种新型的作品。

我国司法实践和理论上对于作品构成的“独创性”认识已经发展成熟,包括“独”和“创”两个要件。“音乐喷泉”具有区别于同类表达形式的个性化表达,符合作品构成的“独创性”要求。

“音乐喷泉”不构成“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而构成美术作品。

记者:根据法院判决认定,音乐喷泉属于作品,因而是著作权法保护的对象,那么,如何认定音乐喷泉的“作品”属性?

袁博: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3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作品,包括以下列形式创作的文学、艺术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工程技术等作品:(一)文字作品;(二)口述作品;(三)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作品;(四)美术、建筑作品;(五)摄影作品;(六)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七)工程设计图、产品设计图、地图、示意图等图形作品和模型作品;(八)计算机软件;(九)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而音乐喷泉,显然是一种经由创作产生的极为特殊的新型作品,在此前的案件中并未出现过。具体而言,这种作品表现为一种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更具体地说,这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视觉效果,而是一种融合了听觉和视觉审美效果的表达,是舞美设计、编曲造型、各种意象和装置配合而形成的特定音乐背景下的喷射效果,是音乐喷泉喷射与具体音乐曲目播放时具有美感的视觉效果

记者:构成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须具有独创性,怎样判定音乐喷泉的独创性?

沈丽:著作权法发展至今,我国司法实践和理论上对于作品构成的“独创性”认识已经发展成熟,包括“独”和“创”两个要件。其中“独”的含义是指“独立创作、源自本人”,包括两种情形:第一,从无到有的创作;第二,以已有作品为基础进行再创作。但是,无论何种情形,都仍须符合“创”的要求。“创”即“创造性”,要求作品具有区别于其他表达形式的个性化表达。从本案来看,这种音乐喷泉完全符合作品构成的“独创性”要求。

袁博:本案中,二审法院作了详细论证,判决载明:“设计师通过对喷泉水型、灯光及色彩的变化与音乐情感结合的独特取舍、选择、安排,在音乐高亢时呈现出艳丽的色彩与高喷的水柱,在音乐舒缓时呈现出柔和的光点与缓和的摆动,柔美与高亢交相呼应,使观赏者能够感受到完全不同于简单的喷泉喷射效果的表达,具有显著的独创性……因此,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符合《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2条规定的作品的一般构成要件,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的范畴。”透过音乐喷泉表演的现象,不难看出其本质上是借助光影的动态变化并辅以背景音乐来实现的一种视觉画面的表达。对于类似的智力成果,在国外通过版权法保护并不鲜见。例如,埃菲尔铁塔是法国著名的地标性建筑物,吸引了无数旅游爱好者前往观光。一到晚上,埃菲尔铁塔就被五颜六色的灯光点缀,每到整点,灯光还会不断闪烁变化,显得非常炫目。然而,如果此时游客想拍下夜景并另作他用,就可能面临法国法律的规制。这是因为构成这道美丽夜景一部分的灯光设计,在法国受到版权保护,而权利人则是一个灯光设计公司。不难看出,音乐喷泉表演如果在法国,同样有可能受到版权法保护。法国知识产权法典第二章第L.112-2条中规定,受保护的作品类别中,包括视听作品,而视听作品,是指“有声或者无声的电影作品以及其他由连续画面组成的作品”。

因此,在法国,音乐喷泉可以被视为“视听作品”而受到保护。除了法国,德国著作权法也同样支持保护此类作品。德国著作权法第2条规定,受保护的作品包括“科学、技术种类的各类表现,如绘图、设计图、地图、草图、表格和立体表现”。显然,音乐喷泉正是属于在特定技术支持下的一种音乐背景下水流的“立体表现”。

记者:法院判决音乐喷泉构成作品,但对于其构成何种作品类型,一审判决认为构成著作权法第3条第9项规定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而二审法院并不认可,这是为什么?

袁博:原因在于,音乐喷泉构成“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值得商榷。迄今为止,并没有某部法律或者行政法规明确规定音乐喷泉属于应受法律保护的作品。事实上,不止音乐喷泉,迄今为止,也罕有听闻某部法律或者行政法规在著作权法八项作品类型外增加新的作品类型。

记者:对于音乐喷泉的作品类型,二审判决认为不构成“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而构成“美术作品”,这是为什么?

沈丽:音乐喷泉不构成“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4条将“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定义为“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从定义来看,此类作品的构成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要有“摄制”行为的创作;二是要存在于一定的介质上。而对于音乐喷泉而言,虽然也可以摄制成视频,但其本身却属于现场表演,并未存在什么“摄制”的过程,因此不满足第一个条件;由于音乐喷泉属于类似于沙画表演那样的转瞬即逝的画面组成,因此,很难说其作品存在于什么“介质”上,因此同样不能满足第二个条件。正因为这一原因,二审法院在判决中指出,“鉴于‘摄制在一定介质上’是《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明确限定的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构成要件,在非必要情况下,司法保持谦恭而不进行突破扩张也是法律解释应当遵循的规则”。

袁博: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4条规定,美术作品,是指“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定义中,出现了“或者其他方式”的字样,这说明,立法者可能意识到科技的进步会使得有很多新类型的美术作品出现,所以在立法时才使用了这种“列举+半兜底”的形式。对此,二审法院在判决中对音乐喷泉构成美术作品作了如下阐释:“涉案音乐喷泉……用袅袅动听的音乐寄托美、用婀娜多姿的水舞展现美、用绚丽斑斓的灯光衬托美、用灿烂缤纷的色彩描绘美,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将音乐的情感、灯光色彩的绮丽与水型的变换交织在一起,造就了美轮美奂的动态艺术造型表达……将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认定为美术作品的保护范畴,有利于鼓励对美的表达形式的创新发展,防止因剽窃抄袭产生的单调雷同表达,有助于促进喷泉行业的繁荣发展和与喷泉相关作品的创作革新。”

三、北京知识产权律师网观点

我国著作权对于作品构成的“独创性”包括“独”和“创”两个要件。

“独”的含义是指“独立创作、源自本人”,包括两种情形:第一,从无到有的创作;第二,以已有作品为基础进行再创作。但是,无论何种情形,都仍须符合“创”的要求。

“创”即“创造性”,要求作品具有区别于其他表达形式的个性化表达。

从本案来看,这种音乐喷泉完全符合作品构成的“独创性”要求,本案中中科恒业公司、西湖管理处所实施的行为是在西湖建设相关设施、配置相应软件后再现了涉案音乐喷泉喷射效果的呈现,而不是《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十)项所规定的对室外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进行临摹、绘画、摄影、录像或对其成果以合理的方式和范围再行使用,故中科恒业公司、西湖管理处的行为并非是合理使用的范畴。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原创稿件都会尽量正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你有异议请联系本网更正;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指导案例80号:民间文学艺术衍生作品的独创部分作者享有著作权

    指导案例80号:民间文学艺术衍生作品的独创部分作者享有著作权

    2018-12-04 19:49